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设为首页 |
长安播报

闫飞:数据“画像”智破连环诈骗案

2018-03-29 15:20  来源:西安公安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黄海英
字号  分享至:

家住陕西省西安市蓝田县汤峪镇的69岁的刘栓牢日子过的还算滋润,穷了半辈子,老了老了政府又开始发放贫困补贴,几样慢性病这二年也不“捣蛋”了,慢慢的手头有点活钱,隔三岔五也能吃上一顿肉,刘栓牢觉得生活“挺好”,他早就把政府当成了亲人,可一直找不到表达的方式。

2016年12月的一天,天刚擦黑,“亲人”来了。来的是个40岁上下的中年男子。“你是刘栓牢?”“就是我,你弄啥?”“我是市政府的扶贫干部,来找你了解一下情况。”“亲人”的态度很严肃,一边问着情况,一边在掏一个本子写写画画,“我们这次来,是对贫困户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查,一是看每个月的钱是不是发到位,二是看是不是有人冒充贫困户领补贴。”说到冒充,“干部”明显加重了语气,刘栓牢不由的心中一紧。“有人反映你有钱,不符合贫困户的标准,我这次就是专门调查你的!”

对于刘栓牢解释自己没钱的话,“干部”听了几句就有些不耐烦,直接拿出一个小黑盒子,“你看见这么,这是最新的高科技,跟天上的卫星连着网呢,我把这个钮一按,卫星就根据定位开始对你家进行扫描,钱在哪都藏不住,一扫就知道你家有多钱,直接就报到中央了,你的贫困户直接就从电脑里销了,还要追究你的责任……”

刘栓牢种了一辈子地,虽说也听村上的年轻人说起“网”厉害很,啥都能弄,可这么厉害,他还是没有想到。“你可不敢按啊,我屋里倒是还有一点钱,是准备过了年去到西安看病的……”接过刘栓牢翻箱倒柜拿出的26000元,“干部”明显有些高兴,点了一遍,随手放进堂屋桌子上的抽屉,“你这些还不够标准,那你卡上还有多少?”“卡上有多少我也不知道,我估摸看病够了,就再没有取。”“干部”接过卡,又要了密码,说是回头去查一下,就又打开抽屉,把卡和钱放在了一起。

“调查”结束,老汉招呼“干部”吃了饭,又招呼留宿。“干部”倒也没推辞,睡前两人聊的很热闹,“干部”还说刘老汉确实贫困,回去会把他的档次“提一提”。第二天一早,刘栓牢还睡着觉,“干部”就穿好衣服出了门,说是要赶下一家。

过了几天,刘栓牢要用钱,家里却找不见了。老汉就去找村主任打听“干部”的情况,问问见没见他的钱,村主任一听叙述直接傻了眼,“你这是被骗了!赶紧报警!”

接到案件的时候,西安市蓝田县公安局禁毒(便衣)大队的副大队长闫飞正在活动他的腰,2013年上山救火被石头砸了以后,他就落下了椎间盘膨出的毛病,必须得经常活动,伏案工作一长就有复发的可能。

“国家正扶贫,就有人做这案,这是又要把人逼到绝处!”腰可以缓缓,案子必须要破。

走访刘栓牢基本没有什么收获,老实巴交了一辈子,除了对“提档”的事记得很清外,对案件没有提供多少有用的细节。到银行一查,老汉卡上的11000块钱也不翼而飞,早已经被人分几次从不同的ATM上提走了。提款人明显很有经验,不是带着帽子就是戴着口罩,根本看不到长啥样子。

虽说闫飞从警多年,但也不是能掐会算的神仙,破案需要时间,但是在破案的时间里,案件还在不断发生。骗子的手法不算高超,但是侵害的对象有些特别,很多人都是在很久以后才发现被骗了,报案的时间就晚了很多,2017年刚过完年,串并的案子就达到4、5起。

闫飞的椎间盘在这期间犯了两次,虽说病痛并不能增进破案的效率,但是闫飞还是把案件的脉络摸了个干净。给嫌疑人的“画像”也越来越清晰。

在西安市蓝田县公安局,闫飞有一个独门的手艺——给嫌疑人“画像”,一个案子到了他的手上,他都要根据掌握的信息,给嫌疑人“画”一幅,体态、爱好、性格、生活习惯、交往人群、作案手法……破案了以后总是能符合个八九不离十,久而久之在单位有了名气,谁都知道“没有闫飞找不到的嫌疑人”。因为闫飞爱从嫌疑人对外联系的记录入手,就有了一个传说“只要让闫飞看见一个电话号码,光凭数字他都能算出来机主的情况”。

“这是吹呢,要是有这本事,在街上摆摊子都把钱挣了!”对这个传说,闫飞自己都不相信。通过信息给嫌疑人画像的本事,最早的灵感源于他办过的一个案子。

2010年10月,正在国庆节的时候,西安市蓝田县前卫镇的牛民正家夜里被6、7人拿着洋镐把砸了,夫妻两个还被打成轻伤。牛民正是个“犟眼子”,平常爱跟村里人抬杠,但说起矛盾大,还只有他邻居。当地说起盖房有个俗语“东高不算高,西高压断腰”,可是牛民正的房子就非要比他东邻高一截子。盖房的时候两家打了两回“捶”,房子盖好了还是矛盾不断,村里的干部调解了多少回,可是牛民正就是不给面子。

当地派出所第一时间就到了现场,把案件仔细调查了一遍,可作案嫌疑最大的邻居却被排除了。案子到了手里,闫飞也有点“木”,没有嫌疑人,难道这群人是“随机作案”,牛民正是他们“随机”选的?

闫飞“挖”到一个线索,案发当晚,村主任牛家调解过,可牛民正依然“没有给面子”,要不是周围人拉开,两人差点就动了手。可当时村主任是被人拉回的家,喝了些酒就睡了,不仅人没有外出,电话也没有往外拨打的记录。线索断了,这些作案人仿佛是凭空出现的。

闫飞又把案件好好的过了一遍,连当时在现场劝架的都没有放过,还真让他找到了一个线索。劝架的田高兴曾经在事后打过一个电话,然后当晚那个电话就在短时间内和7、8个号码进行了联络,到了第二天,这8、9个电话和外界同时断掉了联系,对这个反常闫飞越调查越觉得有意思。这些人平常白天联系的很少,反倒是下午和晚上联系的比较多,甚至到了后半夜还会有交流,但是每一天都没中断过,同时没了音信肯定是处于同一种情况下。

通过这些线索,闫飞15天拿下了这个案子,原来劝架时田高兴接到的是王全利的电话,王全利跟村主任是“兄弟”,听说当哥的受了欺负,喝了不少酒的王全利头脑一热就开始“叫人”,后半夜就砸了牛民正的家。

案子破了,闫飞对嫌疑人之间的联系却产生了兴趣,同一类人对外联系的规律是否也一样?这些规律是不是有内在的性格因素影响?这对办案有什么用?办的案子越多,闫飞收集的信息就越多,信息越多分析的越发准确,“这是一种感觉,我现在也在总结有没有什么规律,”光看电话号码的数字就能说出对方情况,这是传说,可是依托已掌握的信息画个大概“图像”,闫飞却越来越有心得。

对这个骗贫困户的嫌疑人,闫飞画了一幅这样的“像”,根据受害人对衣着、谈吐的描述,这个人生活水平应该不高;能用“高科技”来忽悠受害人,说明嫌疑人有一定文化但是也不高;作案总是一个人,嫌疑人对外人戒心很强,家庭关系可能也不好;能做事先调查,进门一口报出受害人的名字,嫌疑人有可能是惯犯……

串并的案子越来越多,发案的地方也由蓝田扩散到了长安区和临潼区,嫌疑人也越来越狠,一个受害人卡上只有138元,都被取走了100元,38元余额记录被闫飞打印出来,专门放到案头,闫飞工作的时间越来越长。正在对有过此类案件前科的人调查时,传来了好消息,一个ATM机拍到了嫌疑人的面部,经过比对这个人正是系列案件的嫌疑人,惯犯马明光。马明光是周至人,曾因为招摇撞骗罪2012年到2016年坐过牢,调出原来的案卷一看,作案的手法跟这几起案子一模一样。

知道了是谁,案子就有了方向,闫飞直奔周至,却扑了个空,马明光跟家里很少联系,一直在外“打工”,女儿要高考了也没有回来过。闫飞不仅会“画像”还会“绘图”,找不见马明光,闫飞就通过取款的ATM机地址,和他活动信息,把“图”上的关键点画到了西安市的东六路一带。2017年夏天热的厉害,闫飞和战友硬是用3天时间,顶着高温,守住了马明光。6月22日,从床上抓住马明光的时候,头一天骗到的银行卡,钱还没来得及取。

闫飞不仅能根据条件“画像”,“看图说话”也是一个强项。2016年4月26、27两天,同时段、同地段发生两起抢夺案,嫌疑人得手就跑,两名受害者什么都没有看清,就记着嫌疑人的衣袖上有个“白道道”。调取了城区所有相关视频,闫飞硬是从几十个“白道道”中找出了嫌疑人。两段短短的10多秒视频,闫飞却对嫌疑人的身份做了10多种描述,经济条件不好、家里没人管、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两脚内八字、走路抬右脚时甩脚尖……

为了这个案子,便衣大队把民警全部撒到了街上,闫飞要求每个民警记牢嫌疑人的相貌和走路特征,重点关注网吧、城中村小旅馆、汽车站、广场等地。5月5日,正在西安市蓝田县城西街行走的嫌疑人被民警抓获,“离老远就看见他甩脚尖,跟上去一看,果然是他!”

经过讯问,嫌疑人从小无父无母,是由奶奶拉扯大,这回是在外面混不下去才回来,怕挨骂还一直没有敢回家,抢了钱这才找了个小旅馆住下……

“画像的经验,我一直在总结,但是到了现在也没有形成体系,别人问我有啥窍门,我只能说是‘无他,唯手熟尔’”闫飞笑着说。

(文中人物除民警外均为化名)

图/文: 杜 鹏



快递业首部行政法规出台

近日,我国第一部专门针对快递业的行政法规《快递暂行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出台,自2018年5月1日起施行。

特大跨境电信诈骗案二审在北京宣判 维持原判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故依法裁定驳回张凯闵案等31人、张家祥案等32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这伙黑恶势力缘何能把持基层政权12年?

暴力破坏村民自治选举,打伤竞争对手,自封村委会主任;威胁逼迫村支书辞职,却被上级任命为村支书。

日曜红土 风舞巾帼

铿锵玫瑰,基层绽放。像宋鱼水、陈燕萍这样的法官,在我们的法院系统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