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

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设为首页 |
长安播报

警察爸爸又没能履行承诺,懂事女儿却写作《夸夸我的爸爸》

2018-03-28 15:42  来源:警探微信公号  责任编辑:黄海英
字号  分享至:

3月26日下午

安徽省宣城市绩溪县公安局板桥头派出所

所长宋健收到了妻子的一条微信


宋健点开一看

发现是女儿写的一篇作文

《夸夸我的爸爸》

原来

宋健已经在所里

忙了半个多月没有回家了

10岁的女儿在家思念爸爸

写下了这篇作文


在孩子稚嫩的笔下

有对爸爸没时间陪伴自己的委屈

对爸爸不守承诺的埋怨

也有对爸爸劳累工作的心疼

更多的是对爸爸的理解和认同

↓↓↓


夸夸我的爸爸


  节假日里,每当我看着身边的小朋友在爸爸的陪伴下一起玩耍、一起旅游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十分地羡慕。可对于我来说,这简直是一场奢望。因为我的爸爸是一名警察。


  我的爸爸长相普通,一双眼睛虽不大但却炯炯有神。身材匀称,穿上警服后整个人多了几份威严。毫不夸张地说,每年的一大半时间爸爸不是在值班,就是在加班,陪我的日子屈指可数。平常我想和他下下象棋、看看书,爸爸总是在工作。陪我玩就更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了。


  记得有一次,爸爸刚好休息在家,我快速地写完作业后,对爸爸说:“爸爸,我们下一盘象棋吧!”他爽快地答应了。正当我们杀得激烈时,爸爸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我紧张地望着爸爸,心里默默地祈祷:千万不要是所里的工作电话吧!千万不要让爸爸去加班了!哎,果然是所里的电话!是所里值班的叔叔打来的。“好的,我马上就来!”爸爸快速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边接着电话,一边迅速地朝着楼上走去,麻利地换上了他的警服,匆匆忙忙地对我说:“悦悦,爸爸去单位出个警,回来再陪你下吧!”我拉着爸爸的衣角,嘟起了嘴,闷闷不乐地说:“不要嘛,不是还有别人吗?”爸爸严肃地说:“这是我的工作,不能耽误了。”说完,撇下闷闷不乐的我,转身就离开了。等爸爸回来,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望着他那疲惫不堪的样子,我也不忍心再让他陪我下象棋了。


  自从爸爸调到了乡下后,工作就更加忙碌了,值班更成了“家常便饭”了。记得一年前,爸爸就许诺我要带我去上海迪士尼游玩,可总是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拖到现在都没去成。今年过完年后的一天,爸爸高兴地对我说:“悦悦,下个星期爸爸双休,我们去上海玩玩吧!”听了这句话,我高兴得一蹦三尺高。耶!太棒了!我终于可以去迪士尼玩喽!一想到迪士尼里刺激的过山车和海盗船,我都兴奋得睡不着觉了。


  可是,没过几天,爸爸一脸歉意地走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说:“悦悦,爸爸这周六有工作。上海,可能就……”“啊?去迪士尼又泡汤了?”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眉毛皱成了八字眉,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下子倒在了沙发上,失望的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带着哭腔问爸爸:“又去不了?那什么时候才能去?”爸爸摸了摸我的头,说:“这份工作是爸爸肩上的责任,下次一定带你去!”从那天起,爸爸就每天待在派出所里加班,直到今天还没有回家。

  我的爸爸很普通,他和千千万万的警察叔叔一样,为了大家的幸福生活付出得太多太多!我爱我的爸爸!




  宋健在看完这封女儿写的信后,回答妻子——惭愧。

  他说,虽然女儿信中虽不曾怪自己,但自己却觉得“句句扎心”,亏欠家人太多太多了。

  近来,工作任务繁重,宋健很少回家,女儿有时候会抱怨总是见不着爸爸。宋健解释说:过阵子就好了,谁知总是一拖再拖。

  去年调到乡下派出所后,陪孩子的时间就更少了,有时候太晚了回家又怕影响家人休息,干脆就在单位凑合睡一会儿。

  除了节日期间的安保,宋健与他的战友们还要全力投入到乡下警务工作当中。宋健说,从警以来都是聚少离多,除夕夜遇上值班也不能回家团圆,但他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

  他说:“越是节假日就越忙,越忙越清楚这就是我的工作职责。”

  女儿想爸爸了怎么办?

  “那就打个电话、发个视频。”宋所无奈道。对于宋健来说现在自己最想做的就是今年一定要抽个时间带女儿悦悦去趟游乐园!


  这何尝不是很多基层一线民警爸爸们的心声,有时好不容易抽空陪孩子一会,突然有警情需要人手,匆匆被电话叫去。

  或是已经计划好,这次休息一家人出去游玩,又因临时调休不得已取消行程。

  他们能做的,就是一再向孩子保证——我马上回来、下次带你去、忙完这阵爸爸一定...

  然而下次是什么时候,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但肩上的责任,他们比谁都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