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设为首页 |
长安播报

“呱呱洗车”倒闭 用户损失难挽回

2018-03-31 21:53  来源:北京晚报  责任编辑:闵玥
字号  分享至:

  曾被称为“洗车神器”的网络洗车企业“呱呱洗车”被曝其总部已经人去楼空,APP无法登录。昨天,多位市民联系本报,表示他们在该APP上的充值尚未用完,账户余额面临着“打水漂”的境地。律师表示,由于该企业已进入破产程序,消费者可集体向法院提起诉讼,但挽回损失希望渺茫。

  “我就用了一次,它就倒闭了。”说起这件事情,市民茹先生觉得挺冤。他是去年下载的“呱呱洗车”,购买了199元的上门洗车券,按约定可以洗6次车。但是洗过一次之后,茹先生发现,再预约洗车服务就没那么容易了。今年元旦过后,APP总是显示“订单已满”,后来就无法登录了。

  市民张先生是“呱呱洗车”的老用户,损失的金额更大。他曾参加了“充500送300”活动,目前账户余额还有500多元。张先生说,前些日子下雪的时候,他打算去洗车,结果发现预约不上。过了几天再约,发现依然约不上。他打了客服电话,一直无人接听。直到前几天发现APP登录不上了,才意识到“呱呱洗车”出了问题,于是给工商部门打了投诉电话。工商部门回复他称,从去年12月开始,已接到多起类似投诉,建议张先生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张先生无奈地表示,如果去打官司,耗费的时间和精力肯定要远远超过自己的损失。

  记者发现,“呱呱洗车”已被工商部门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其位于回龙观的总部已被转租他人。企业目前属于倒闭状态,正在做破产流程申请。大量“呱呱洗车”的用户在网上发帖,称自己的余额无法退还,希望能够“抱团维权”。对此,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许浩律师表示,消费者可集体向法院提起诉讼,进行债权申报。但由于该企业已申请破产,无力承担违约责任,故消费者真正能挽回经济损失的希望不大。

  许浩说,在共享经济下,催生出了很多新型的互联网企业。这些企业呈现出用户量大、用户平均充值额度不高的特点,一旦倒闭,就会造成用户维权困难。他呼吁建立一种监管机制,将用户的押金由第三方监管,不得挪作他用,以此防范企业破产风险,降低消费者的损失。(记者 王琪鹏)

【独家对话】法医秦明带了一个美女,为我们打 ...

尸与身、血与肉、光与暗……法医要面对的都是什么?说起法医,你又会想到什么?

独家|甘肃“白银案”庭审现场照片(组图)

甘肃“白银案”被告人高承勇被判处死刑。高承勇当庭表示服判,不提起上诉。

这伙黑恶势力缘何能把持基层政权12年?

暴力破坏村民自治选举,打伤竞争对手,自封村委会主任;威胁逼迫村支书辞职,却被上级任命为村支书。

日曜红土 风舞巾帼

铿锵玫瑰,基层绽放。像宋鱼水、陈燕萍这样的法官,在我们的法院系统还有很多。